這是以前邊看中視播出千禧雲州的時候,偶爾勤奮寫的,隨便看看吧。
跟張老頭看的集數不同噢,張老頭那邊的一集應該是電視播出的三集。

 
〈由「群」觀點看史艷文對「偽圖事件」的態度〉
 
寫於:Wed May 17 09:46:44 2000
 
看完第十五集,相信很多人對史艷文V.S.冷心心一局將如何發展,充滿了好奇;同時,史艷文對人事的處理態度也成為討論焦點。筆者擬就前十五集的「雲州大儒俠」劇情,來窺探史艷文處理人事的態度,並進一步由此來看第十五集史艷文如何看待「偽圖事件」。
       
首先,在史艷文的觀念裡,「群」絕對是大於「己」的。試看幾次遇險事件裡,若是牽扯到「群」之事,史艷文的態度往往較為剛硬;如第一集的「比擂事件」,根本是將「草菅人命」合理化、官方化,於是史艷文在三番四次退讓,且勸說解散擂台不成、對方以武相逼的情況下,動用了純陽掌。又如:此次的冷心心事件亦是如此,「偽圖」不僅僅是危害到史艷文個人生命,更重要的是--它使中原群俠傷亡慘重。
       
只舉一方的說法難免會有過度解釋之慮,那麼,來看看事件若是僅與「己身」相關時,史艷文的處理態度吧。
       
這方面,在史艷文被押解使遼東的過程裡最為顯著。如:高雲的刺殺,史艷文何敢從容面對,甚至自願讓高雲動手?除了他對高雲有基本的信心外,更重要的是,刺殺,只針對史艷文一人。另外,像差役對史艷文動私刑一事,亦是同等道里。相對來看,西河戰役何以必須性命相搏?其關係亦不僅僅在史艷文個人性命了,還包括官府的眾多差役。
 
從這個為出發點,再來剖析史艷文對冷心心誤會至此的緣故。何以史艷文如此氣急敗壞地找冷心心尋仇?何以一來就是要拼生死,連解釋也不願聽?筆者以為其間包含許多複雜的情緒。
       
如上所述,「群」之於史艷文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因此,當中原群俠因「偽圖事件」而敗北,甚至多位高手不見蹤影時,史艷文能保持沉默嗎?他不能,他不能允許自己不對此事追查到底!不管是從「朋友」的角度來看,還是以「領導者」的身分出發,他都無法不聞不問。
       
是的,史艷文是「攻塔事件」的領導者,太虛金光塔的機關圖,也是史艷文拿回來、並安排作戰計畫的。對於群俠的傷亡,史艷文能允許自己不負責任嗎?他能不愧嗎?不!他不能!
       
從「群」的觀點,可以看出史艷文心頭是背負了多沉重的情緒,有的來自於「理性思考」,有的還自「情感使然」:一,三缺浪人、五爪金鷹、高雲,以及其他各路自願來助的武者,對史艷文來說,他們是「友」,他無法坐視「義友」之死。二,史艷文是「中原群俠」的「領導者」,他無法不背負責任,讓犧生性命者枉死。三,出於愧疚,對於戰死、受傷的武者,這樣沉重的愧疚如何能償?如果說,人最寶貴的擁有品是「生命」,那史艷文能償的,也就是以「生命」和禍首相搏了。
 
史艷文衝動嗎?或許多少有一點吧,但是,誰敢保證在面對同樣情況下,能比他更為冷靜呢?史艷文的作為,並非毫無理智,也絕非單純的「惱羞成怒」,由「群己」的觀點來檢視過去「雲州大儒俠」的劇情,會發現這是相當符合該角色的設定。而從這裡,也不難看出,在史艷文的心中,如何以原則領導運作其行為;史艷文,不是聖人,而是有血肉、有脾氣但原則堅定的平凡人。
 

 
〈假史艷文的「史艷文化」-從第四十八集談起〉
 
原作寫於: Tue Jul  4 09:17:03 2000
 
       
在昨天的戲裡,假史艷文敗退了,身份也為之曝光,原來他是資賦優異的苗疆人。在這之後,劇情特別雕刻出「他嚮往史艷文這個身份」的心境,不才以為這段拍得相當不錯。
      
假史艷文從與嘉靖君、醉桃花和中原群俠等人的相處,發現了史艷文受到眾人極度的重視,這點讓他打從心底羨慕和嚮往,因此道出「我要做真正的史艷文」如是的心聲。(這一段真的拍得不錯,把假史艷文的內心用口白和鏡頭表達出來了)
       
當然,這不由得令人懷疑:「我要做真正的史艷文」這句話的涵意何在?由上述來看,假史艷文並非是受到正港史艷文的精神感召;事實上,兩人同在白玉樓時,多半是被隔離而王不見王的局面,沒什麼相處機會,一見面就是要相殺分高低;所以假史艷文的回憶裡,多是史艷文身邊的朋友與自己這個冒牌貨的相處。
       
當初,為了假扮史艷文,他勢必得做些「功課」,包括史艷文應有的談吐、觀念和中原典籍的精髓等,而和以上那些人的相處,無異是將這些「功課」變成行為準則,進而看到了史艷文是如何受到這些人(上至皇帝,下至市井之徒)的推崇與看重,這無疑對他是種衝擊。因此,在身份被識破之後,他依舊渴望能做史艷文。 
       
很有趣的是,在道出希望做真正的史艷文時,假史艷文完全沒有想到「為什麼要假扮史艷文」以及「當初易容成史艷文的任務」,而是單就這些日子以來在白玉樓的生活為評判基準,足見他是打從心底發願要做「真正的史艷文」。
       
這裡的「真正的史艷文」已經與他最初易容時的心境大不相同了。最初,做個真正的史艷文是外在因素為導向的,對於假史艷文來說,這是任務也好、義務也好,均非發自本願,而是外在因素導引下的結果;反倒是身份被識破、落荒逃離白玉樓之後,他開始由衷希望能做個「真正的史艷文」,這就是他的個人意志了(由上述一路的論述,可以發現重點根本不再放在最初的「任務」,也不是畏懼藏鏡人會殺了他)。
       
緣於此,編劇安排了兩著,讓假史艷文的心境更為突顯。一是三缺的出現。三缺並不知道他是冒牌貨,是故看到他受到攻擊時全力護衛(當然,也許假史艷文不用他救,還是不會被兩個妖道腳打敗);爾後,假史艷文和三缺的對話,非常令人感動,這是正港史艷文會說的話!
     
在這裡,我們看到的是假史艷文在精神層面也在「史艷文化」,而且是發自內心的。當三缺決意跟著他之後,假史艷文並未唆使三缺到白玉樓對正港史艷文下手,如果只是單純為了任務、為了外在條件的緣故,他大可顛倒是非,教三缺去殺了白玉樓的「冒牌史艷文」,若三缺成功了,他豈非達到「做真正的史艷文」的心願了?(而且還是唯一的)然而,這位假史艷文並沒有這麼做。再一次點明了假史艷文那句「我要做個真正的史艷文」涵意為何。
       
另外一點,就是藏鏡人的出現。藏鏡人的飛書的結果,是假史艷文在現實客觀上又回到原點(也就是被藏鏡人利用),但是如果來看飛書的內容,或可從另一個角度來印證他精神上的「史艷文化」。藏鏡人在飛書中言明「樹可栽便可砍」,毫無疑問地,這是一個「威脅」。那麼,我們不妨來想,藏鏡人為何要威脅這個假史艷文?
       
如果他只是身份被識破而敗退,那麼藏鏡人再給他機會也就是了,無需語帶威脅,那麼,藏鏡人「必須」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那是因為假史艷文在精神層面也開始偏向史艷文了,這有違於藏鏡人要他易容為史艷文的初衷。藏鏡人要的,是「向著自己、聽命於自己的史艷文」,在外表上和正港史艷文一模一樣,但內在精神卻應該要和他藏鏡人一般,而不是從內而外都變成史艷文。顯然,這位他創造出來的假史艷文發生了「突變」,這是他所不能允許的事,因此才必須在給予機會前先撂狠話。
       
然則,假史艷文終究不是正港史艷文,他還是照飛書行事,前往巫山十二峰。但是究竟這個假史艷文最後會怎麼演變,還挺令人期待的,很顯然地,他的自由意志已經開始「史艷文化」,雖然現在聽了藏鏡人的安排而去找萬教之父,但之後的行為呢?是否會如藏鏡人所願,再度找回一個可供利用的傀儡,還是在最後關頭假史艷文會倒戈向正派?這會個有趣的伏線。不管最後的結果是前者還是後者,不才以為,在昨天這集體現出來假史艷文的心境變化,是很成功的,如此矛盾種於假史艷文的心底,形成了戲劇張力。除了外在環境的變化,不妨來看看,假史艷文的「史艷文化」究竟是不是短暫而一時的?就像考壞的孩子總說以後要用功唸書,有可能會成真,也有可能只是三分鐘熱度。
       
真假史艷文的戲,從現在開始,進入另一個值得期待的境界。

gke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餃子
  • 正在看史艷文阿

    哈哈!!沒想到看到第三集時就迷上了
    糟糕...可能要沉迷一段時間了~~
  • momoko
  • 聽餃子這麼說
    大概是近一年來最讓我開心的事了
    請看:
    http://saintlybridge.net/no1-03.php
    上有好看的影片噢!
     
    對我來說,布袋戲的正統(包含口白和精神)就是黃俊雄
    該站內容很多。
     
    該站有許多資訊,
    另外,官網是 http://bangbubu.com
     
    還有,想問任何相關事情,
    直接找我也可以~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