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簡介

書名:雪山飛狐()雪山飛狐

作者:金庸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1998年1月1日 三版一刷

二.故事大綱

  故事的開頭是因為要搶奪一個鐵盒,殷吉、阮士中、曹雲奇、周雲陽、田青文誤以為陶百歲、陶子安父子殺害田歸農,於是便跟蹤陶百歲父子要搶回鐵盒,在爭鬥的過程中,熊元獻、劉元鶴、鄭三娘也加入搶奪之列,後來有一個叫寶樹的出家人出面制服了所有的人,並且將所有的人帶到一座山峰上的山莊,原來山莊的主人叫杜孟希,是「打遍天下無敵手」金面佛苗人鳳的朋友,杜孟希之所以要邀英雄豪傑上山助陣,乃是因為雪山飛狐要向他挑戰,寶樹帶著大家來到這裡,也是因為這次挑戰跟上一代以及鐵盒有關係。

   在杜孟希還沒回山莊之前,寶樹和苗人鳳的女兒苗若蘭分別說出了鐵盒的秘密,原來鐵盒中是一把寶刀,那寶刀乃是明朝李自成所擁有,但是因為當時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而讓大明江山易主,李自成身邊有四名護衛胡、苗、范、田四位大將,但是苗、范、田誤會姓胡的衛士殺了李自成而投靠吳三桂這個大漢奸,於是要追殺姓胡的衛士,姓胡的衛士最後死了,但是他兒子長大後告訴苗、范、田這三位衛士當初他父親並沒有殺李自成,反而是故意用妙計接近吳三桂,想要把握時機復仇,而李自成也一直沒有死,這三位衛士聽完後很慚愧,就都自殺死了。但是苗、范、田的後代並不知情,以為是姓胡的要來索命,於是世世代代的恩怨就這樣一直累積下去。

  後來寶樹、平阿四、陶百歲、劉元鶴又陸續說出了鐵盒跟地圖的秘密,原來這世代的恩怨一直累積到雪山飛狐胡婓的父親胡一刀與苗若蘭的父親苗人鳳身上,苗人鳳、田歸農與范幫主要與胡一刀比試,田歸農、范幫主無法打贏,最後由苗人鳳與胡一刀比試,他們總共戰了五天五夜,在這五天中,他們早已互相崇拜對方,彼此更是英雄惜英雄,但是比試總要有個勝負,最後胡一刀死在苗人鳳刀下,苗人鳳原本要遵守諾言的收養胡一刀的兒子,但是卻因奸人所致以為胡斐已死,胡斐其實被平阿四救了。

    之後劉元鶴又說出了鐵盒跟地圖的大秘密,原本大家都以為鐵盒中的寶刀只是很珍貴而已,沒想到如果將寶刀配合一張地圖,便可以尋找到當時明朝的大寶藏,原本地圖一直在苗家手中,寶刀則一直歸田家收藏,如今寶刀在寶樹手中,地圖在苗若蘭頭上的珠釵,劉元鶴強行取下了苗若蘭珠釵上的地圖,並將她關在房間內。此時原本打鬧的一群人,為了找尋寶藏竟合力起來,由寶樹、劉元鶴帶領著眾人去尋寶藏。

         杜孟希回來後,原來他已與范幫主、賽總管合作要殺苗人鳳,在打鬥之中,胡斐救了苗人鳳,但苗人鳳卻因誤會胡斐對苗若蘭無禮而想殺胡斐,胡斐帶著苗若蘭離開,兩人到寶樹他們找到寶藏的地方,將這些貪婪的人全部跟寶藏關在一起,胡斐帶著苗若蘭回到山莊,與苗人鳳一會,最後的結局則是胡斐不知是否要殺苗人鳳,苗人鳳殺了他的父親,而他卻愛著苗若蘭!

(資料來源:中華武俠文化網http://edu.ocac.gov.tw/culture/chinese/cul_kungfu/index.htm

 

三.人物探討

  此篇小說人物眾多,比較沒有明確的分別誰是主角誰是配角。但是大致而言,每一個人物的個性都還算鮮明,如豪放不羈、老謀深算、仗義執言……等。

  舉例來說,出家人寶樹從一出場形象就已經有概略的輪廓:各人一驚之下,齊向暗器來路望去,只見一個花白鬍子的老僧右手拿著一串念珠,念道:「善哉,善哉!」快步走來,俯身拾起一物,串在念珠繩上,原來他適才所發暗器只是一粒念珠。這串念珠看來份量不輕,黑黝黝的似是鐵鑄,但這和尚從數丈外彈來,小小一粒念珠竟能撞開一把八九斤重的鋼刀,指力實是非同小可。眾人驚愕之下,都眼睜睜的望著他。但見他一對三角眼,塌鼻歪嘴,一雙白眉斜斜下垂,容貌極是詭異,雙眼佈滿紅絲,單看相貌,倒似是個市井老光棍,那想得到武功竟是如此高強。此時就已經描繪出他武功高強的這個部分不過越到後面,越可以完整的看到寶樹性格的樣貌。包括從他粗話連篇,沒有出家人的氣質;老謀深算,隱藏了自己的真實身分—其實就是那個當初胡一刀在客店裡遇見的大夫。當然貪婪的樣子,也不難在找到寶藏的那一段看出來,而可以說是綜合了人性許多的黑暗面。

  再舉曹雲奇的例子。忌妒二字概約就能夠闡述他的人格特質。作者更安排了一段,因為他的忌妒而招致的麻煩—和雪山飛狐的童僕打了起來,就只因為兩個童僕拿個他的心上人田文青所給的果子:田青文從果盤裡取了些果子,遞給兩人,微笑道:「那麼吃些果兒」。左邊那僮兒接了,道:「多謝姑娘」。曹雲奇最是嫉妒,兼知性如烈火,半分兒都忍耐不得,見田青文對兩人神態親密,心中怒氣已生,冷笑道:「小小孩童,居然背負長劍,難道你們也會劍術麼?」兩僮愕然向他望了一眼,齊聲道:「小的不會」。曹雲奇喝道:「那麼裝模作樣的背著劍幹麼?給我留下了」。伸出雙手,去抓兩人背上長劍的劍柄。

[故事內容摘錄來源:中文小說精選http://www.cnnovels.net/

四.「俠」義歸納

  到目前為止,筆者所看到的金庸小說多將武俠的世界建構於許多人性上。人性的貪婪尤為最多,或許這要為了要替小說中的「俠」做一個比較明確的對照組吧!而承接連成訣那一篇所歸納的俠義,此篇更多出了下列幾項俠的特質:

  1英雄相惜:胡一刀與苗人鳳之間原應該要互相報仇,置對方於死地,但是兩人卻在比試過後

   深敬佩對方的武藝;甚至表面不言,但是心中卻已將對方視為生死之交。

  2知情達禮:胡斐雖武功高強,又有殺父之仇在身,但是卻仍是通曉中國人的禮教,如男女

   有別等。

  雖說已經是舊調重彈,但仍值得注意的是,「英雄難過美人關」的情境雖然很老掉牙,但是不只這篇小說,包括許多其他的小說也總是大量在情節之中使用。如此篇裡面,陶子安與曹雲奇為了田文青爭風吃醋,甚至大打出手;胡斐為了苗若蘭,即使殺父之仇人已在眼前,就因為他是自己心上人的父親而江子己的實力有所保留。如果將這些情境從小說中抽離,雖不至於使整篇小說索然無味,但是人性的完整性可能就因此稍嫌太過美化,所以即便這樣的情節被一用再用,但是還是有它的價值存在。

  

 

 

 

 

 

 

 

五.心得感想

  雪山飛狐有上下兩集,作者將其化分成兩個故事,雖然說兩篇好像有一定的關聯性(筆者撰寫此文時尚未讀完第二本),但是僅僅用一本的篇幅去帶過一個故事仍稍嫌短。在閱讀此篇小說之中,看見作者大量採以追述」的方式去架構整個故事情節;更明白的說,整個故事約有八成是發生在小說設定時間點的過去。雖然情節一樣有波折起伏,但是過多就讓人有種疲累的感覺!純粹用聽故事」的方式讓讀者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好像又有一些草率的感覺。雖然這應該是作者所特別構思的劇情呈現方式,但是就筆者主觀的角讀來看,會覺得這種方式不是不可取,而是適當的使用便可,同樣的手法出現太多次反而讓人有反感的感覺。

  雖然對於作者呈現故事主軸的方式不甚喜愛,但是在結尾的部分筆者對於作者給予了很高的肯定。有的時候,想像空間的確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小說之所以好看,就是因為當讀者在閱讀時,能有身立其境的感覺;而當讀者隨著作者的筆鋒忽上忽下時,劇情突然在最緊張關鍵的時刻拉上幕簾,反倒給讀者一個自我想像的空間。作者金庸自己也在後記中解釋了這個部分:「『雪山飛狐』的結束是一個懸疑,沒有肯定的結局。到底胡斐這一刀劈下去呢還是不劈,讓讀者自行構想。這部小說於一九五九年發表,十多年來,曾有好幾位朋有和許多不相識的讀者希望我寫個肯定的結尾。仔細想過之後,覺得還是保留原狀的好,讓讀者們多一些想像的餘地。有餘不盡和適當的含蓄,也是一種趣味。在我自己心中,曾想過七八種不同的結局,有時想想各種不同結局,那也是一項享受。胡斐這一刀劈或是不劈,在胡斐是一種抉擇,而每一位讀者,都可以憑著自己的個性,憑著各人對人性和這個世界的看法,作出不同的抉擇。」此一部分是筆者極為推崇的。

  當然,不例外的,作者仍將小說與歷史—李自成的故事融入小說之中,增加小說之真實性以及可看性。綜合以上,雖然筆者對於金庸先生撰寫此篇小說的手法大大異於其其它篇著作而稍感意外與不解,不過就詞句使用部分,還是要強調,是可以一再琢磨的,也無怪「金學近年來會如此這般興盛!仔細品味,這仍是佳作一本。

[後記內容來源:金庸小說討論http://www.taconet.com.tw/wofcd/snow/lineframe-snow.htm

gke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